2015年2月3日 星期二

一杯茶 竟含22種農藥







獨家追蹤!一杯茶 竟含22種農藥
賣場、超商、早餐店茶飲 大檢測 逾13%農藥殘留超標

撰文 / 李建興、許瓊文、林麗娟
出處 / 今周刊 931期
關聯關鍵字: 茶葉, 農藥, 食安, 特別企畫, 931
2014/10/23

「茶」是台灣人日常生活中最常接觸的飲品,根據《今周刊》調查,市售的茶葉、茶包嚴重充斥著農藥殘留,在我們檢驗的53項產品、共58個樣本中,即有7項產品農藥超標;而未超標的,則出現一款產品同時殘留22支農藥的情形。 專家研判,這些農藥殘留超標或支數過多的茶,極可能混充了進口劣質茶所致。 你我到底喝下了什麼?
當全台民眾深陷黑心油風暴時,同樣被視為民生必需品的「茶」,安全恐怕也亮起了紅燈!根據《今周刊》的檢驗與調查,你的一天,從早餐店熱騰騰的紅茶、辦公室茶水間的茶包,甚至閒話家常時泡的高山茶,可能早已將一、二十種農藥統統吞下肚!

今年九月,正當知名老茶行嶢陽爆出旗下產品混有中國劣質茶之際,一位經營茶行十多年的老闆向本刊透露,市面上一斤要價數千元的高級罐裝茶葉,以及各大通路販售的茶包,充斥著品管不良的問題,「其中,農藥殘留問題,比想像中的嚴重!」

根據台灣製茶公會統計,台灣每年茶相關消費金額就高達八百五十億元,其中在各大通路販賣的瓶裝茶就占了二百五十億元,而早餐店、連鎖手搖杯店等茶飲市場亦高達三百五十億元。茶葉農藥問題,茲事體大,因此我們展開追踪,發現了「農藥超標」與「農藥多種」兩大問題。

發現1:茶葉農藥過量!

本刊決定先從賣場的茶包、罐裝茶葉查驗起。九月十九日至全聯超市採買,一進賣場,旋即看見賣場內兩排貨架,擺滿了四、五個品牌、數十款商品,顯見「茶」已是現代人相當仰賴的飲品。

《今周刊》先買了包括T世家、天仁茗茶、立頓、台灣農林、華泰茶莊等知名品牌的盒裝茶包共十一款,以及向福梨、梨桃、禹蜜等茶區的茶農購買了三款高山茶,送至台灣檢驗科技公司(SGS)檢驗。後來再於九月二十二日、二十三日和十月二日再次前往全聯、家樂福、OK便利商店以及在網路購買樣本,而此次蒐集的產品除了茶包、罐裝茶葉外,更擴及到市售的寶特瓶茶飲。
在統整所有檢驗結果後,我們發現本刊送驗的五十八個樣本中,除了十款從便利商店購買的瓶裝茶飲皆未檢出農藥外,其餘四十八個樣本,統統都有農藥殘留,其中七項產品、共八個樣本更違反了農藥殘留的國家標準,等於逾一三%農藥殘留超標(見發現1表)。

驗出四種殘留農藥過量
長期大量接觸,恐有風險


最令人關注的是,桔揚公司所生產的T世家蜜香紅茶,本刊前後送驗了兩個同商品的樣本,居然兩次都驗出了農藥賽果培(Thiacloprid),數值分別為○.○六七三ppm和○.○九ppm,都超出國家標準○.○五ppm。

另外,T世家茉香綠茶則驗出了○.一六ppm的毆殺松(Acephate),也是超標(台灣容許量為○.○五ppm以下)。至於T世家伯爵紅茶包、T世家阿里山高山茶以及桔揚另一自有品牌「卡薩」的大麥紅茶、台灣農林代工生產的家樂福仙女紅茶則驗出了芬普尼(Fipronil),檢出值分別是○.○○八、○.○一、○.○○四和○.○○五ppm,都超出了標準值○.○○二ppm。其次,我們向茶農訂購每斤要價高達三千一百元的福梨茶區春茶也驗出了○.一ppm的撲滅寧(Procymidone),竟然也是違標商品(容許量為○.○五ppm以下)。

對此,林口長庚腎臟科系臨床毒物科主任顏宗海指出,在驗出的農藥中,雖然國際癌症研究中心(IARC)尚未將芬普尼、毆殺松、賽果培,以及撲滅寧列為致癌物,但芬普尼經動物實驗發現,服下後會出現呼吸異常、身體顫抖、攝食量減少、肝腫大等情形,並出現甲狀腺腫瘤,人體長期大量接觸恐有風險。毆殺松則在動物實驗後,也發現會引發肝癌,長期暴露則會產生頭痛、頭暈現象,重度則有昏迷現象;而賽果培在針對雄鼠和雌鼠的實驗中,分別罹患甲狀腺癌和子宮頸癌;至於撲滅寧則是一種會干擾性荷爾蒙的藥劑,長期暴露可能導致不孕,「總之,農藥一旦違規使用,就不能輕忽!」顏宗海說。

發現2:農藥支數過多!

不只農藥超標,本刊還發現送驗的產品中,普遍存有殘留農藥支數過多的問題。根據農委會茶業改良場文山分場場長巫嘉昌表示,若按正常作業程序,一般茶樹每季從生長到採收,頂多只會噴灑六到八種農藥,而經過正常代謝後,驗出的農藥殘留在茶葉的支數理應更少。但從這次的報告中,農藥殘留十支以上的(含十支)就多達十個樣本(見發現2表)。

而其中還不乏有產品檢出的農藥支支都合標,但卻殘留著一、二十支的農藥。如T世家抹茶粉就殘存著二十二支農藥,而T世家冷泡茶烏龍茶則有十四支殘留。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T世家,其他廠牌亦有相同的問題,拿本刊在全聯購買的天仁高山烏龍茶(罐裝茶葉)和聯合利華製造的立頓茗閒情凍頂烏龍茶(盒裝茶包)來說,都出現了十支的農藥殘留。

機制相同、只是名稱不同
同一類農藥,為何重複使用?


「這表示,這些茶在產製過程中,不但是濫用農藥,還極有可能超量噴灑,否則怎麼都沒代謝掉?」台師大化學系教授吳家誠在看過本刊送驗的檢驗報告後直呼:「太誇張了!」他並憂心忡忡地指出,同類農藥只要擇一噴灑即可,否則就有重複用藥的疑慮;換言之,農藥支支都沒有超出國家標準,但其中若有多款農藥屬於同一個作用機制,對人體的傷害還是累加的。
為此,我們根據農委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(簡稱藥毒所)所出版的《農藥作用機制分類檢索》,一一比對T世家抹茶粉中驗出的二十二支農藥,結果發現其中賽洛寧、賽扶寧、畢芬寧、芬普寧、百滅寧、護賽寧六種農藥的作用機制,都同屬於「鈉離子通道調節」作用,等於同一類的農藥重複用了六次。

根據二○○六年美國加州大學的環境毒物專家泰隆.海斯(Tyrone Hayes)率領團隊,花費四年時間研究農藥殘留對青蛙的影響,發現田間因多重農藥混合使用,就算是劑量按照規定,卻因為混合支數過多,最後仍讓田裡三成五的青蛙死亡,而存活下來的,則有發展遲緩的問題。

牛津大學生化博士、朝陽科技大學助理教授陳耀寬提醒:「就算殘留的農藥分屬不同類型,但由於化合物彼此之間有加乘作用,容易擴大藥性,風險不容小覷!」

與天仁、立頓齊名
知名品牌「T世家」也出包


對於單一產品同時存有二十二支農藥,藥毒所所長費雯綺皺起眉頭說:「的確是多了一點!」她甚至表示,一旦精算過後發現風險過高,就算每支農藥都沒超標,仍要通報相關單位啟動風險預報,針對廠商或產地農民進行調查。

在《今周刊》這次大規模的查驗行動中,發現桔揚公司旗下的問題產品數量最多,光是農藥超標的樣本就多達六項。而當我們進一步了解後,發現桔揚的規模相當大,在一般賣場通路、小包裝茶的品牌裡,桔揚的「T世家」品牌,與天仁茗茶、立頓,並列為台灣三大茶包品牌。

就商業茶飲市場(供應飲料廠、餐飲通路營業用)而言,業界人士的推估,桔揚堪稱台灣最大供應商之一。

若以單一產品來看,桔揚的「茉莉綠茶」,也就是一般常見的香片,是全台銷售量最大、販售歷史最悠久的產品,負責人兼總經理周文裕也是首位台灣茶商到越南導入茉莉花、綠茶種植技術、生產茉莉綠茶的第一人,光泉最早的茉莉蜜茶原料正是來自桔揚。

桔揚去年整年度的營業額六億元,該公司自有品牌(含T世家及卡薩)僅占營業額一成,其中大約有一半的營業額,來自於「盤商批茶」,銷往各大餐飲通路,如早餐店、手搖茶飲店等。

為了一探究竟,我們兵分二路,一面針對手搖茶店的飲料進行抽驗,另一面則正式邀訪周文裕,實際進廠參觀該公司的運作狀況。

我們前往上班族最常購買的清心福全、清玉、茶湯會、CoCo都可、50嵐等知名連鎖茶飲店,分別購買旗下最夯的商品,包括清心烏龍綠茶、50嵐四季春、清玉翡翠檸檬茶、茶湯會翡翠檸檬、CoCo都可裸茶輕焙烏龍,進行送驗,皆未檢出任何農藥。

國內產量不足,得從國外進口茶葉
源頭茶葉品質不易管理

但對手搖杯店的茶,全測不出農藥殘留,吳家誠並不認為這些茶都沒問題,他指出,由於茶葉泡成飲料後,除了濃度稀釋,農藥遇水後也會暫時解離,導致在儀器上偵測不到農藥,「我不相信這些飲料店會用多好的茶,更不可能沒有農藥,只是一時看不出來罷了!」

而至於直擊桔揚公司的部分,本刊發現,該公司位於桃園大溪,建築物外觀看起來相當不起眼,但進到內部,倉庫堆滿了紙箱,工人們忙進忙出的搬貨、理貨,可看出桔揚的業績並不差。

周文裕透露,工廠投資在廠房設備的費用,前後至少兩億元左右,廠內有一台來自義大利的全自動裝配機,造價上千萬元,只需要一個人操作,從原料裝配到品管、裝盒,一次完成。
「這台機器全台灣只有我有。」周文裕驕傲地說,這台機器的特色在於,茶包上的線不用訂書針。

在桔揚工廠內,可以看到印著「鮮茶道」以及知名早餐店「萬佳鄉」的標誌裝箱準備出貨。

桔揚公司從越南、印尼、印度、斯里蘭卡等地進口紅茶、綠茶原料,經過篩選、拼配、加工等過程,調配出各品牌想要的味道。

周文裕對於台灣政府的茶葉農藥殘留規範與國際標準不一,感到不以為然。他說:「賽果培這支農藥,歐盟可以有十ppm、日本有三十ppm,但台灣是○.○五ppm。」「有些農藥,台灣的規定遠比國外寬鬆,例如護汰芬(Flutriafol),台灣可以允許三ppm,但在日本、歐盟則分別是○.○一ppm和○.○五ppm;合芬寧(Halfenprox)在台灣可以有五ppm,歐盟、日本卻只有○.○一ppm。」

他甚至自爆去年嘉義縣衛生局驗出知名飲料連鎖店的茶葉中含有「賽果培」農藥超標,桔揚正是供應商,因此被主管機關開罰六萬元,同時也被客戶依據合約要求七十五萬元賠償金,同時停止供貨。周文裕無奈地說,「如果有人要搶你生意,就會有這種事,隔天馬上有人接手賣給客戶。」

儘管周文裕滿腹委屈,一位茶界人士卻不以為然:「拼配茶(指將不同產品的茶相混,依比例調配出特定的口味)即使已是量產茶的慣性,但不能忽略產品安全,尤其不能讓農藥超標或支數過多!」

檢討1:大廠品管出問題、 拼配茶成農藥漏洞

多年來,一直向不同茶產區收茶、拼配經驗豐富的翰林國際集團董事長涂宗和就表示,相對於歐美及中國,台灣為小農制,每一位農民的耕作面積只有二、三公頃,因此大型茶商若要大量製造茶品,無法只跟單一農民購買,得向不同農民、甚至不同的產區和國家收茶。

對此,巫嘉昌證實,以二○一三年來說,台灣茶葉的內需量就高達四萬一一二四公噸,但本土產量只有一萬四七一八公噸,扣掉外銷的三七八一公噸,等於有三萬多公噸需要仰賴進口,因此混茶已是國內茶產業中既存的事實。

涂宗和指出,由於大型茶商茶葉來源廣泛,間接造成源頭茶葉品質不易管理,特別是上游供貨農民的用藥情形更難以掌控,「這正是何以市售量產茶包、茶飲店、早餐店的業務用茶會容易有農藥超標或支數過多的問題。」

涂宗和認為,大型茶商在追求貨源穩定之際,應嚴格管控上游農民的農藥使用,許多優質茶商除了嚴格要求契作茶農用藥得向茶商報備,也有茶商限定茶農只能使用茶商提供的農藥,方便控制用藥品質和數量。

對此,巫嘉昌無奈地指出,事實上台灣本土生產的茶,在農委會的輔導和監控之下,不會有太多的問題,而由國外進口茶葉來拼配(即俗稱的混茶),就得要再經過更嚴格的源頭控管。

檢討2:小農用藥觀念不佳、政府控管有問題

茶葉農藥殘留問題,除了大型茶商的管理系統有漏洞,農民的用藥觀念不佳也是問題的根源。根據農委會的統計資料顯示,去年全台農藥使用量高達九六三二公噸,如果以台灣目前耕地面積七十九萬九八三○公頃來計算,每公頃使用的農藥是十二.○四公斤,是英國的四.二五倍,甚至比中國的十一.○一公斤還要高。

目前政府相關單位僅針對單一農藥的殘留容許值、使用方法、安全採收期訂出規範,但對於殘留支數和農藥總濃度並無標準,因此才會出現如本刊所查驗的「合標卻不安全」的怪異現象。
曾獲得有農業奧斯卡獎之稱「神農獎」的鹿谷茶農張富欽表示,由於茶葉產製過程十分繁複,照料也很費工,農民為了增加產量、提高品質,噴灑農藥的狀況尤其嚴重,加上許多農藥商為圖利潤,向農民推薦及販售問題農藥,使得茶葉農藥殘留違規事件層出不窮,影響消費者的健康。他建議,政府農政單位應提倡、教育農民安全及減少用藥的知識,改變台灣茶農過度用藥的陋習,方能提高茶葉安全品質。至於《今周刊》此次所檢驗出的結果,本刊亦於截稿前一天(十月二十日)即已詢問農藥主管機關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看法,惟至截稿當天(十月二十一日)晚間,仍未獲任何回覆。

沒有留言: